?
? ? ?
? ? ?
? ? ?

?全文检索:

?

回望永嘉: 领略古韵与惊险

17-08-23 09:17?

来源:

浏览(430

浙江永嘉,历史悠久、流韵绵长,我们此去,只为效仿那永嘉太守谢康乐,逍遥于重岩深壑间。浙江永嘉的丽水老街,古桥古亭古木、石墙石寨石埠,无不是历史的眼睛,无须言语,便道尽似水流年。而永嘉的惊险瀑降,纵然是风险重重,我却已深深爱上了它。我爱它一路赐予我的最美的风景,我也爱它每一次给我的刻骨铭心的记忆。永嘉之旅,各路队员携手同心的情谊,更是令我倍加珍惜。
  缘起心灵的召唤
  我与山水的缘分,一如着名作家、学者钱钟书所言:人于山水,如“好美色”,山水于人,如“惊知己”。
  今年七月末的一天,我的脚步再一次听从心灵的召唤,跟随同伴,一行六人,直奔浙江永嘉山水而去。我的五位同伴,分别是:队长五蕴、曾和我一起徒步藏区的一叶和梦生,以及一叶的先生和儿子。共同的爱好促成了我们结伴而行。
  我们的目的地——浙江永嘉,历史悠久、流韵绵长,我们此去,只为效仿那永嘉太守谢康乐(即谢灵运),逍遥于重岩深壑间。一千多年前,杰出的山水诗人谢灵运放下一州郡务,脚着谢公屐,尽日于山峦云岗间流连忘返,作得诗文多首。他的这些经历,虽有官场失意之无奈,却也足见永嘉山水之魅力。
  说起永嘉,自然绕不开温州,晋时的永嘉郡其实正是今日之温州,今日之永嘉则已然是温州治下楠溪江畔一县城。我们此行目的地,正在永嘉县岩头镇的龙溪峡。此峡谷青山对峙,绝壁林立,激流险滩中时见断崖飞瀑,不仅景色壮观,更是溯溪瀑降的绝佳地。攀岩瀑降是近年来日趋风靡的一项极限运动,从浙中一路往浙西南和浙东南,多峻岭深峡,且浙江多个私业主,时间相对自由,又不乏敢闯的勇士,因此浙江因了天时地利之便成了这项运动的摇篮。而我们此行,便打算于领略山水的同时,也做一回飞檐走壁、上山入水的英雄。于是,我们备了安全帽、安全带、主锁、环扣等全副装备,打算于深山峡谷间溯溪瀑降。
  夜色中的丽水古街
  我们一路驱车,到达岩头时,已是傍晚时分。我们于饭馆里品尝过当地特色菜后,天色已渐暗。喜欢寻幽访胜的我却不愿就此休息。
  永嘉起自夏商周,古时属闽越,后又属东瓯,因地处深山,罕遭破坏,景与物动辄有百上千年历史,我便一心想掀开她的面纱,看看她的旧日容颜。
  我们便去古镇。整个镇区被山水紧紧围住,可供建造的地域空间非常狭小,房子几乎见缝插针,少见空隙。也因为集中,便于那商铺林立、人群熙攘处飘出浓厚的烟火气息,透出俗世的热闹来。
  我们穿街走巷,来到了古街,眼前呈现出另一番景象。只见夜色中静静躺着一条小河,小河的这端是街道与码头,河水从地底下出来,往前缓慢流去。沿河一溜长长的木式仿古商业楼,于屋檐处披盖出一条两米多宽的风雨长廊。廊下一溜红灯笼,黑夜里延伸过去,又在河里对衬着映照出来。那沿街的挂着灯笼的商铺便恍若漂在河上一般,把夜衬得迷离而恍惚。我再看风雨长廊下,鹅卵石的地面被鞋底长年累月磨得发亮,靠河的一侧木柱支撑着的一张张长条木凳上,悠闲地坐着晚间纳凉的老街居民。俗世的安宁与闲适就从那样的画面里一点点渗透出来。
  看河埠码头,靠长廊的一块大石上写着“丽水街”三个大字。我问长廊里一位坐着的老人,为何取名丽水街?老人说,这不是丽水市的丽水,只是因为这里风景秀丽,所以祖先把它定名为丽水街,并说这条河是开凿出来的人工河。我后来查阅资料才知这本是蓄水堤。原本地方宗族规定堤上只许莳花种树与建亭,不准筑屋经商。只是到了清代,长堤渐渐成了担盐客的必经之路。而后,在清末之际,在上面建起了一排初具规模的商业街,传承至今。
  老街全长三百多米,九十多间店面一字排开。我沿着长廊往灯光深处走去,耳畔不时传来青蛙的咕咕声。店铺的生意大都清淡,店主也似乎并不在意,并不热情揽客,只静静守着一个店,仿佛就守住了现世的安稳。越往里走,光线越暗,因为商店大都已打烊,只一侧的红灯笼发出幽幽的光。
  商铺的尽头是一个亭子,我在它面前停住了脚步,匾额上刻着三个大字:乘风亭。虽资料介绍说这也是建于明代的古亭,但亭子的结构相对简单。亭里支起两个不锈钢大桶,桶身上刻着“免费伏茶”几个字,一旁桌子上放着一次性塑料杯。亭子廊檐下的横柱贴着红的白的横条,仔细看,上面写满了人名,原来是值日的老街居民的名字。每年,从5月直到8月,每天都须有专人负责烧好伏茶(“伏茶”意为三伏天烧的茶),供过往行人任意取用。这一看似简单的善行坚持了几百年,直到成为一种习惯融入了当地的日常生活,不由得让人对这个古镇产生敬意。
  乘风亭再往前,因没有了店内和长廊的灯光,景和物都没入了一片黑暗中。亭子几步远处,有一棵粗壮的古木,借着乘风亭的隐约的灯光,我凑上前去,看到树身上有标签标示着它五百多年的树龄。而古树旁边,更有一斗拱重檐的小亭。我于微弱的灯光中睁大眼睛辨析,才看清上写“接官亭”三字,并注意到亭的右侧立着块碑,刻写着接官亭的始末由来。此亭建于明嘉靖年间,距今已几百年历史。难得的是,它历经岁月沧桑,却未遭一点损坏。此刻它虽隐在夜色中,但我仍能依稀看出它繁复的斗拱飞檐和屋面等处华美的雕塑。
  乘风亭的对面又有一棵巨大的樟树,华盖亭亭,枝繁叶茂,斜覆着旁边一座石桥,三五人方能合抱的粗壮的树干上照例贴着亮闪闪的铝皮标签,上面标着它的年龄,318年。
  树荫覆盖下的老桥,由一块块天然长条石砌成,石面上满布着大大小小的坑窝,一如我行走在四川雅安二郎山茶马古道上看到的背夫的铁杵拄出来的坑窝。此桥名为丽水桥,距今也有五百余年,如今依然坚固如初。走过桥去,紧连着丽水河又有一潭,有女子正就着微弱的灯光在石阶上洗衣。小潭旁,石墙石寨,中隔一条石子路,一切都仿佛挟带着岁月的痕迹,古朴而有致,让人恍惚不知身在何处。
  古桥古亭古木、石墙石寨石埠,无不是历史的眼睛,无须言语,便道尽似水流年,不负了古街之名,也不负了我深夜访寻的心。
  风雨中的惊险瀑降
  我回到宾馆,快近晚上十点。因为第二天山高水险,将时刻面临高风险的瀑降,队长五蕴不敢有半点轻忽,临睡前集合了我们五个人,再一次强调技术要领和安全要点后,才各自回房休息。
  出发前,我们就知台风即将到临。为了避免不可控的风险,确保能赶在台风到来前尽快结束瀑降,安全走出峡谷,我们第二天早晨四点半起床,五点多就出发。楠溪江畔群峰峥嵘,薄明的晨曦中,台风的气息已丝丝入侵,乌云盘聚的天空下,薄雾如烟,从山谷袅袅而上。
  路上,五蕴说会有一支杭州临平的队伍与我们一起会合,他们的队伍个个都是瀑降高手。果然没多久,我们的车子后面多了两辆白色小轿车。一路盘旋到达山顶,我们六人加临平七人,两支队伍汇聚成一支,各自留司机于车内等候,我们则即刻于密菁中寻找先前的探险者砍伐出的下往峡谷的小路,并随即到达第一个瀑降点。风景极美,却也极险。周围山色苍翠,巨石棱棱突起,上游的急流卷起雪白的浪花奔涌而来,在巨石合围处汇聚成一潭清冽的碧水,立刻又形成一道雪白如练的飞瀑,顺着90度岩壁急泻而下。
  一路的交谈中,临平的队友已知我们是第一次参与这项活动,只说五蕴的胆也太大了,第一次瀑降就敢带我们来这儿。于是他们决定全力配合五蕴,保证我们安全瀑降。当他们做好挂片布绳等一系列下降及保护工作后,我们开始逐个下降,队长五蕴和临平唤作彪哥的队长在瀑布口做保护。他们在我们这几个菜鸟级的队员下降前都耐心而细致地为队员系好绳扣,并再三叮嘱下降中注意事项,而他们中的另外几位则都已先行下降,在瀑布下方准备接应。
  一部分人眼里这项看似不作不死的运动,谁又能理解此中意义和乐趣。若非兴趣和勇气使然,若非山水无敌的魅力,谁又甘愿冒这般风险,抛弃假日呆在家中的闲适生活,挑战这项运动?若非心胸宽广,谁又愿陌路相逢,便欣然延缓自己行程去无私帮助他人?
  如同瑞士着名登山家乌里·斯特克命殒努子峰,我想,于他本人生平志向,又何偿不是求仁得仁,死得其所?有人愿意接受挑战,有人愿意寻常日子安然度日,其实都没有错,不过是不一样的追求,形成不一样的人生。而世界因为这些多样的追求而五彩纷呈,若千人一面,这世界将会多么乏味?
  轮到我下降了,我收回天马行空的思绪,开始攥着绳索,迎着瀑布溅出的飞沫,沿着光溜溜的岩壁慢慢下滑。虽然,我一次次于岩壁上跌倒又爬起,但我内心的恐惧却随着下降的节奏渐渐消失,感觉自己于这样的考验下正变得更加坚强。
  完成第一个瀑降后,我们继续沿峡谷一路向下,峡谷里乱石林立,湍急的溪流于沟谷乱石中四处奔窜。我们裹着一身湿衣,时而踩上巨石,时而涉入深潭,溯溪而下。
  天空开始下雨,于是我们迎着细雨一路快速下切。又接连降下四个瀑布后,迎来了这次旅程最惊险的考验。眼前是一个三连瀑,汇聚的溪流分成两股,从崖壁的两个豁口訇然而下。其下一块突出巨岩承接了它的水流,形成一个小潭,稍顿后沿壁继续飞泻,仍在下面汇聚成潭。潭下又是绝壁,直飞下第三道瀑布,而潭旁岩壁溜滑,别无它路,这意味着这次瀑降必须一口气连降三个,三个都须在水中完成,中间不能站立行走。这无疑是一次高难度的瀑降,偏在此时,雨越下越大。此时,临平的队员评估势态后,人员安排上迅速作出调整,五蕴和彪哥仍在上方系绳保护,另派一个队员先行下到最下方也即三连瀑的最后一个瀑布下面作拉绳保护。其他几名队员则一对一陪我们一起下降,以便应对下降中突发情况。我们在得到他们的保护后借以壮胆,虽有时滑坠,过程不乏惊险,但终于一个个安全降下了三连瀑。
  而此时,我环视四周,发现我们又陷入更深的绝境。此处深谷,三面削壁,形如铁桶,把我们重重合围。另一面则是两扇笔直陡立的巨石,恍若天门,下插深谷,上耸云宵,天门微开处,一线天光照进这幽暗洞府。而我们所站的铁桶桶底到两块绝壁处,形成三十余米的断崖,三连瀑下潭中之水流到断崖处。再次以90度轰鸣而下,我们必须降下这三十余米瀑布才能脱离此地。我从潭水里慢慢蹚到断崖处看了一下,不禁倒吸一口冷气。从高处往下看,一条白练腾空而下,因瀑长水急而势如奔雷,雁荡大龙湫瀑布在它面前又何足一提。这样的绝壑深峡,这样的激流飞瀑,这样无所顾忌的山水之美,望之胆战心惊却又酣畅淋漓。
  此时,三连瀑除了彪哥之外都已降了下来,彪哥已完美完成他在此次下降过程中对其他队员的保护工作。当他下到三连瀑最后一个瀑布时,解开了绳子,深吸一口气,站在六米多高的瀑布端口,纵身一跃,跳入潭中。游出此潭,他又立即来到这最后一个最急最险的瀑布旁,投入布绳保护工作。
  正在此时,我看到这铁桶般垂直绝壁的上端树丛里,居然有人影晃动。过了一会,一条绳子飘荡而下,紧接着有人轻捷如猴,随绳降到地面。没多久,又一个降了下来,未曾想另有队伍来此处岩降,从他们一系列快捷的动作来看,不用说,这又是一批岩降高手。等他们下来,问之,是桐庐飞鹰队的。他们说他们在瀑布处没看到岩钉,故而另选了树丛下的绝壁岩降。岩降因无水流冲涮,难度比瀑降略低,又加上都是一众高手,故没多长时间,他们一队人马共十二人一个接一个都降了下来。
  而他们一下来,得知我们几个都是新手,即刻与临平队一同投入对我们的接力保护工作。但这个瀑布实在太长太急,虽是两支队伍共同配合,依然险情迭出。我们的九零后小伙铂叶刚开始下降,就被飞瀑强力冲涮,且绳子无法松开继续往下。勇敢的小伙子立刻躲入飞瀑下的水帘洞内,五蕴即刻下到他身边,帮助他脱离险情,并在旁顶着瀑布的滔天冲力陪他一起下降。时间在这一刻过得如此缓慢,似乎过了很长时间,终于在崖底看到了他们模糊的身影。此时一叶的脸色早已惨白,眼泪不由自主地滚了出来,身体在雨中瑟瑟发抖。铂铱铑把她拥入怀中,一叠声地安慰着她:你看,你儿子好好的,没事!你不要怕了。
  铂叶在此次下降中一度非常危险,额头上还磕出了血,手脚上的青紫自不用说,下到谷底后,他非但不吭一声,反而立即和其他队员一起拼力做起了拉绳保护。这些经历,足以让他铭记一生,又岂是温室里的孩子能比拟的。我相信他经此一事后,以后面对人生困难时,必也从容了许多。
  我们几人在一众高手的保护下,终于完成所有瀑降,平安走出峡谷。
  回顾那惊心动魄的过程,仿佛有人在一遍遍强调:户外有风险,参加须谨慎。然而,我知道,纵然是风险重重,我却已深深爱上了它,我爱它对个人坚强意志的磨砺,我爱它一路赐予我的最美的风景,我也爱它每一次给我的刻骨铭心的记忆,我更爱身处险境时各路队员的携手同心。

0
?【打印】????【收藏】????【推荐】????【关闭】
视频新闻
?
社会新闻
?
? ? ?
?
?
进入编辑状态 ag亚游线路检测 宜兴 宜兴门户 陶都 丁蜀 宜兴旅游 宜兴书画 宜兴紫砂 宜兴权威门户网站 回望永嘉: 领略古韵与惊险 ag电脑客户端下载|官方网站,ag自动投注软件|注册,ag亚游集团app下载|官方